1000億巨頭突遭“黑天鵝”!年產8800千克的金礦,出事了

  熱衷于海外“淘金”的千億礦產巨頭突遭黑天鵝事件。

  4月27日,因海外合資金礦面臨外國政府關停風險,紫金礦業(601899)股價重挫9.22%,市值一日蒸發近100億元。而重倉這家A股公司的一眾明星基金也損失慘重。

  不過,今日,紫金礦業A股股價有所反彈,截止收盤報3.97元/股,總市值也重回1000億元。但其港股仍收跌,截止盤后,報3.20港元/股,跌幅3.32%。

  

  值得注意的是,所涉及的金礦貢獻了五分之一的金礦產量,是紫金礦業最大的礦山項目。

  對于突如其來的“黑天鵝”事件,紫金礦業表示:“波格拉金礦的停產對公司黃金產量將產生較大影響,公司將加快隴南紫金等在產黃金礦山的技改建設力度,爭取2020年礦產金產量與2019年持平!

  年賺5億元的金礦,出事了

  公開資料顯示,波格拉金礦是紫金礦業的合資公司巴里克有限公司(簡稱“BNL”)持有的金礦項目。

  紫金礦業于2015年出資2.98億美元收購了BNL50%的權益,每年按權益歸屬公司的黃金產量約為8噸。截至目前,紫金礦業稱已收回該項目的全部投資成本。

  據紫金礦業披露,該金礦的采礦權已于2019年8月到期。但根據巴新國家法院判決,波格拉金礦仍可以繼續生產,直到巴新政府作出采礦權延期的決策時為止。

  然而4月24日,巴新政府發布消息稱,決定不批準波格拉金礦特別采礦權延期申請。

  顯然,這一黑天鵝事件讓紫金礦業的投資者們毫無防備。紫金礦業在披露2019年年報之際,并未對于波格拉金礦提示有關風險。

  

  但這座金礦卻是目前公司黃金產量最高的項目之一。

  2019年,波格拉金礦的產金量為8827千克,占公司總金礦產量的21.6%。同期,該金礦為紫金礦業貢獻了5.3億利潤,占總凈利潤的12.37%。

  

  受此消息影響,紫金礦業4月27日早盤跳空暴跌4%,隨后一路下行,盤中一度觸及跌停板,截止盤后,紫金礦業股價收于3.84元/股,跌幅逾9%,一日蒸發近100億市值。

  紫金礦業:中國黃金行業龍頭之一

  隨著中國礦產資源和環保政策約束力度不斷加大,具備條件的中國礦業企業海外“淘金”已成為必然趨勢。

  實際上,早在2005年,紫金礦業就開始在海外“淘金”。涉足非洲、澳大利亞,不斷通過資產收購發展壯大成千億級礦業巨頭。

  近年來,紫金礦業并未停止海外市場擴張的腳步。從項目來看,其目標直指銅金資源。

  2015 年以來,紫金礦業繼續“淘金”,并先后完成巴新波格拉金礦、剛果(金)卡莫阿銅礦、塞爾維亞波爾銅礦、 Timok 銅金礦、哥倫比亞武里蒂卡金礦等大宗項目并購。

  

  2019年其兩筆重要的收購都涉及銅金礦。其中12月底,完成一筆收購現100%持有Timok銅金礦上、下帶礦權益。

  同樣在12月,紫金礦業計劃以總對價約13.3億加元(約67億元),收購大陸黃金100%股權。后者擁有武里蒂卡金礦項目100%權益。蒂卡金礦是世界級超高品位大型金礦,平均品位 9.3 克/噸,遠高于全球原生金礦平均品位 1.19 克/噸。

  通過不斷地并購擴張,紫金礦業成為國內最大的黃金生產企業之一。

  據《2019年中國礦產資源報告》數據顯示,全國金儲量13638.40噸,2019年紫金礦業的金資源儲量約1886.87噸,約為國內總量的13.83%。

  另據中國黃金協會披露,2019年全國礦產金產量314.37噸,紫金礦業的礦產金產量為40.8噸,約為國內總量的12.98%。

  海外金礦被切斷,影響到底有多大?

  黃金業務同樣已成為紫金礦業重要的利潤來源。

  2019年,紫金礦業實現營收1361億元,其中黃金業務的銷售金額高達925億元,占比達67.96%。

  從黃金業務構成來看,礦山產金、冶煉加工金兩者分別貢獻116.3億元、808.2億的營收。

  不過,礦山產金雖然規模較小但毛利率較高,2019年其毛利率為41.82%,較2018年提升10個百分點。同期內冶煉加工金的毛利率僅0.55%。

  

  據其披露,海外金、銅、鋅資源儲備和產量均超過或接近公司總量的一半,毛利貢獻超集團三分之一。

  作為黃金板塊最大利潤來源,波格拉金礦或被切斷的消息無疑將直接打擊上市公司的業績表現。

  對此,紫金礦業表示:“波格拉金礦的停產對公司黃金產量將產生較大影響,公司將加快隴南紫金等在產黃金礦山的技改建設力度,爭取2020年礦產金產量與2019年持平!

  多只基金踩雷

  而作為千億級別的上市公司,紫金礦業也備受基金追捧。

  Wind數據顯示,截止2020年一季度末,紫金礦業對凈值影響較大的公募產品主要涉及創金合信資源主題基金、興全趨勢投資基金、興全合宜基金、前海開源盛鑫混合基金。

  其中,興全趨勢基金持倉最高,持股數量達3.1億股,截至報告期末,單只基金的持倉市值就超過11億,該基金也是持有紫金礦業最大的機構投資者。截至今年一季末,興全旗下多只基金合計持有的紫金礦業市值超過18億元。

  盡管今日紫金礦業股價有所反彈,但兩天其股價累計仍跌去6%。若以4月27日紫金礦業收盤價3.84元/股計算,興證全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7只基金一日浮虧約2.9億元。

  

  截至4月27日收盤,興全趨勢投資混合(LOF)今年以來的收益率為7.4%,為7只產品中最高的。

  此外,中歐基金、易方達基金也重倉了紫金礦業股票,持股數分別為4.42億股、0.87億股。

  

  

  同時,明星基金經理鄧曉峰也重倉持有紫金礦業。截至去年底,現為高毅資產首席投資官的鄧曉峰管理的鄧曉峰2號基金重倉紫金礦業,持股數量高達2.78億股,在2019年底成為紫金礦業的第七大股東。該基金的凈值表現同樣將受到一定的影響。

  不過,即便在眾多基金踩雷之際,也仍有機構高喊著買入。

  4月27日,高盛發布研報稱,維持紫金礦業A/H股目標價5.8元人民幣及4.8港元不變,仍給予買入評級。高盛表示,將等待與巴布亞新幾內亞政府重新談判的租賃細節,紫金礦業是銅價和黃金價格上漲以及成交量增長的最佳參與者之一。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注册送财神捕鱼金币38元